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梦世界》1

#开新坑开新坑
#点文?.......!二少慢慢写....慢慢写
#18if设定
#这番贼好看
#二少第一篇长篇,文笔不好加手癌,这辈子怕是没救了


梦世界
意识和无意识的夹缝、现实世界和梦之间存在的世界。 在梦世界中,自身的姿态会变得与现实不同。

魔女 (男?)
因内心受伤,拒绝现实,而堕落到梦世界中的存在。
支配着出现魔女的欲望的固有的梦世界。

睡公主病
在梦世界中成为魔女的人所患的病。
在现实世界中有人会成昏睡状态,只要不救助在梦世界成为魔女后的她(他)们就没法治好这病。

————————————————
“几点了...”

当安迷修睡眼惺忪睁开眼的时候看到并不是以往熟悉的房间,取而代之的是有些简陋但舒适柔软的小木床,和从床边的窗户望出去是一望无际的海平线以及光彩夺目的紫罗兰色星空

“海吗.....”

“........”

“海!?!”

再三确认之前自己绝对是在自己的房间自己的床躺下睡着后,安迷修选择了躺回那张小木床

“什么嘛,是梦啊……吓死我了……那只要等梦醒就好了”

星空的颜色好像有点熟悉....不,错觉吧
————————————————
“..........再怎么说这梦也太长了吧”

“是你太傻了,正常人在第二次就会感到不对劲吧”

在安迷修抽抽嘴角准备尝试第四次盖被子睡觉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

连同一张放大的脸

安迷修的胆子不算小,但在本来只有自己一人的房间里看到了一个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还盯着你和你说话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会吓一跳吧?毕竟这已经是恐怖片的发展了

安迷修就属于那大部分人,惊吓让他一下抽出腰间的冷热流并下意识的后退,大概是没掌握好方向后退力又太大,可怜的骑士先生就保持着戒备的姿势摔在了地上

前者不敢松懈而后者身为让安迷修跌下床的罪魁祸首则指着地上的安迷修哈哈大笑

大概是在梦里的缘故,摔在地上的时候安迷修并没有感受到疼痛,他疑惑的看着床上笑的花枝乱颤的....天知道这家伙是谁!有些疑惑,这种疑惑并没有持续太久,意识到什么的安迷修马上起身并稍稍低头轻咳几声以掩饰脸上的羞红

好吧,刚刚的姿势是滑稽了一些

过了好一会,安迷修才抬头打量吓的他出丑的“凶神恶煞”

可能是注意到了他的视线那人停止了杠铃般(对于安迷修来说)的笑声,有些玩味的勾起嘴角任安迷修打量

“本大爷知道自己帅但你也不能因此被打击到摔床底吧?”

.......不要脸的家伙总结完毕

好吧平心而论他的确是有说这话的资本,而紫罗兰色的眼睛为他本就较好的面容加分不少

和窗外的星空挺像的

但是!

一想到这家伙就是让自己失态到差点将骑士宣言背出声的家伙,再好看也没用!再说性格还那么恶劣!

碍于骑士风度安迷修并没有把厌恶表现在脸上,他是很生气但不至于把最重要的事给忘了

他现在,醒不过来

而能给予他帮助的截止到现在只有对方一个人

“你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

无视掉对方之前对自己的疏调安迷修准备和他开门见山

“字面上的意思”

对方倒也不傻,见安迷修没有陪他继续玩下去的准备,稍微勾勾嘴角顺便抱住了小木床唯一的枕头

“骑士先生你太蠢了”

安迷修紧皱起眉头,才放松不就的双手再一次握紧了冷热流

“你怎么...”

“这你不用知道w不管是名字爱好年龄....甚至是想得到的东西都瞒不过本大爷”

“因为这是梦啊”

“睡公主病,你应该听过吧”

————————————————
“睡公主病?”

安迷修当然听说过这个,现在暂时没有根治的办法,所有染上这种病的人无一例外都或昏睡过去

虽然也有个别会醒的特例但更多的患者却是一直昏睡直到死亡

“想起来了吗?”

可我并不记得...有什么不想接受的事啊

“.......”

那人将抱枕拍到安迷修的脸上,陷入沉思的安迷修一下没反应过来,枕头很好的正中靶心

“看你脸上白痴的表情八成是想不起自己是为什么昏睡的了吧”

被正面击中的安迷修硬是仍住了扔回去的冲动,点了点头

“也许你可以尝试去找找,在这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的梦世界里找到你为什么来到这里的答案www”

“具体怎么做”

“解放其他魔女也就是其他患者,说不定你看到相似的就想起来了。具体的做法是……”

看着居然开始正经帮他的青年安迷修庆幸里一下自己没有把枕头扔出去

也许他是好人

“与她(他?)约会!让其娇羞!”

“......”

安迷修对青年使用了枕头!

枕头被避开了!

“啧”

我绝对是脑子有坑才会认为他是好人!

————————————————
“其实差不多的了”

再次耍了安迷修的青年使劲忍住上扬的嘴角,装作一副无辜的样子

“解开魔女的心结让他们满足自然会醒,当然本就不管你的事要选择旁观也可以,但本大爷看你那麻烦的骑士道应该不会选择后者的对吧?”

青年说的话无可置否,安迷修思考了一会后将热流抵在他的脖颈上

“你没有帮助我的理由,而且我并不相信你会是哪种乐于助人的家伙”

“因为本大爷心血来潮,而且同样我也没有任何害你的理由不是吗”

这不是疑问句,而且心血来潮什么的倒也符合这恶劣的家伙

“于是混蛋骑士,还有问题吗?”

“最后一个,你叫什么”

“.....我没有名字,不过我倒希望你叫本大爷老大的www”

“那就叫你恶党了,反正看你也不是好人”

“......”

“怎么了?”

青年突然的沉默让安迷修有些不适应,回头一看,一直闹腾的青年用着一种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他,眼角隐约有些发红

“???你没事吧??这么讨厌这个称呼吗?”

安迷修也是急了,信仰骑士道那么久他还从来没把人弄哭过

“那就老大!老大你别哭啊!?!”

“噗...”

刚刚还一副要哭出来的青年突然的笑出声,在不大的床上捂着肚子大笑

先是一脸蒙蔽随后意识到自己又被耍了的安迷修朝青年气恼的扔热流却被青年侧身躲过

“你果然是恶党!罪大恶极的那种!”

“略略略!是混蛋骑士你傻的可以”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