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要努力日觉醒!

all觉即是正义!觉醒我老婆啊啊啊

也不过一生

#这个小天使点的警匪play!虽然只有最后的那一点点@云雨晓秋
#求你们看完!求你们再看看评论
#二少我真帅【xxx



安迷修和雷狮是一块长大的

在安迷修一岁的时候,就被家人告知自己将会有个弟弟,那是邻居家新出生的儿子,叫雷狮,等再大一些你们会一起玩,要记得让着他之类的等等

这让安迷修觉得很不公平,小孩子嘛,一直都是以自我为中心,即使是一直被灌输良好家教的安迷修也不例外,邻居阿姨叔叔都很宠他不管礼物还是糖果只要他甜甜的给他们问个好都会源源不断的塞给他,现在糖果礼物不仅要和别人平分,就连你也要处处让着他不管怎么想这个弟弟都不会给他带来任何好处

“果然这个弟弟还是没有来的好”

然后这个想法在一年后被安迷修亲自推翻了,安迷修趁着妈妈和阿姨聊天聊的火热偷偷跑进雷狮在的房间,本想看看那个将成为自己弟弟的家伙会是什么样子,但看的的那一刻安迷修只觉的自己心脏位置跳的很快

“可爱!”

大概除了这个词在年仅两岁安迷修的字典里就找不到其他的形容了

——————————————————————————————
安迷修一直很好的尽着哥哥的责任

幼儿园的时候不让其他孩子抢走雷狮的糖和玩具

小学的时候因为雷狮打破了玻璃而使劲向雷妈妈求情不让雷狮受到责骂

初中的时候为雷狮收拾欺负同学和老师恶作剧等各种烂摊子

高中的时候雷狮联合打群架,大半夜了也急急忙忙跑到雷狮的寝室为他上药

不得不说,一直受到安迷修保护的雷狮预料之中被宠坏了,已经不叫安迷修为哥哥,目中无人自大妄为,小时候软软的包子脸也变的和普通少年一般菱角分明,就连身高也逐渐开始赶超安迷修

“他变得不可爱了,开始变漂亮了”

可能是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安迷修使劲摇摇自己的脑袋并快速背了几遍骑士宣言想把那双紫罗兰色的眼睛忘掉

“混蛋骑士~本大爷要饿死了,饭还没好吗”

“好了,你等等,还有不许叫我混蛋骑士!”

“哦,那安没马?”

“......”

————————————————————————
安迷修本来并不想参军的,他只想平平凡凡过完一生,越平凡越好的那种,要不然当个流浪的骑士也可以

但雷狮不知道是那根筋又搭错了,前一天还说想开公司后一天就拿了个参军报名表回来

雷妈妈早就不对改变自己任性的儿子的想法抱有任何希望,帮他收拾好行李告诉他别受伤就扭头回厨房做饭去了,虽然表现的很无所谓但细心的安迷修还说看到了阿姨眼角的泪花

“呐,混蛋骑士,一起去吗?”

雷狮从背后拍住安迷修肩膀的手像是有魔力一般,使理想和参军完全没有丝毫关系的安迷修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雷狮那家伙没有我是不行的吧?

所以要看好他呢

就算是到了部队雷狮还是一副懒懒散散的样子,但在射击那一方面却格外的用功

“你来这里别就是为了玩枪的吧?”

“你猜~猜对了本大爷也不告诉你”

————————————————————————
雷狮在一次任务里失踪了

有些人说他死了

有些人说他受不了去找其它乐子了

安迷修比较支持后面的那种说法,因为比起一直乐于在最好最有利的时机才会跳出来抢功的雷狮来说终于玩腻了才合适雷狮恶劣的个性

他没有离开部队,因为他总觉得继续干下去说不定以后可以见到雷狮

就这样一转几年过去

安迷修从新来的新兵到新上任的中校

没人感到任何意外,安迷修不管干什么都很完美,特训 任务都干的一丝不苟,对队友上司就连犯人都显得彬彬有礼,让人挑不出一点缺点

“绅士中的绅士,完美中的完美”

“绝对是可以深交的好友”

“铁面无私,也从不贪污”

“除了不太爱笑,其它都很完美!”
————————————————————————————
“本大爷知道的,你不是安迷修”

雷狮抬起混有血和灰尘所以显得乱糟糟的头发抬头看着同样居高临下看着他的安迷修

雷狮贩毒的老巢被安迷修包围的时候雷狮还在床 上与漂亮姑娘醉生梦死,就连看到安迷修踹开房门的时候才不紧不慢的推开那姑娘,向安迷修露出个欠揍的笑容

“安没马你来了”

然后一向贯彻着能废话就不弄脏双刀,不能废话就一刀弄死,实在不行砍两刀的安迷修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动手打人

他直接将雷狮好看的脸往墙上按去顺便一刀解决了那个无辜的小妞

然后就要了之前的对话

“混蛋骑士从来不打女人,更不会打本大爷”

雷狮稍微往床上死相难看的人那边看看

“你一下就犯了两个呢”

“闭嘴,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以你犯下的罪证应该是死刑”

“那要看你敢不敢杀我....了,真是过分,本大爷话还没说完”

两把长刀分别捅过雷狮的腹部和胸口,罪魁祸首的安迷修却还是一脸冷漠

“没必要听恶党说完话”

“哈...也对,那这次是不是真的要说再见了?”

“....”

——————————————————————
“啊,任务完成,确认瞄准了目标心脏....噗”

“是的...本大爷瞄准了...哦”

安迷修低头看着胸前瞬间被血染红的衬衫不可置信的回头

背后,雷狮正拿着还冒着烟的枪,还是那幅恶劣的微笑

“别把背后留给敌人,混蛋骑士,装死开始所有反派的必杀技,虽然真的快死了...就是了”

雷狮将手枪随意丢在地上,躺靠着墙

“和以前一样...陪本大爷睡一觉吧...晚安,安迷修...哥哥”






当cp一方穿上女装

#对!又是二少ww
#悄悄跟他们说求你们找二少玩好不好?帮咱想想梗什么的
#写这个写上瘾了😂😂
#ooc注意!




瑞嘉

“格瑞!”

“.....嘉德罗斯你这是和谁学的”

格瑞揉揉自家小胖崽柔软的黄毛一脸无奈,随便帮嘉德罗斯把过短的水手裙往下扯扯

“雷德说的啊,好看吗!”

“不好看,还有以后别穿这个了....会着凉”

“果然不好看吧!这种女孩子的东西,那我去换掉.....话说格瑞你老是举着终端干嘛?”

“没干嘛”

安雷

“安没马!你过来w”

“又怎么了恶党,别打什么坏主意啊我告诉你......恶党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家伙!”

刚打开房间门安迷修就看到女装的雷狮坐在床上穿黑丝袜的样子,惹得他脸上爆红

“啊啦啦,傻逼骑士害羞了?”

恶劣的海盗先生勾勾嘴角,将裙子往上撩撩,露出大片大片的白净大腿

“开心吗?本大爷可都是为了你才穿上这种轻飘飘的裙子”

“别....别开这这种玩笑了...”

“.....”

在安迷修关门之前先一步拉住他的白衬衫,向后把他扯到床上,并起身压了上去

“安迷修你怕是傻的,算了,别动就好,本大爷让你爽”

金嘉

“呜呜呜呜..嘉德罗斯你好可爱”

在嘉德罗斯刚走出试衣间,就看到金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他扑过去,恶心之余便抬手把他打到一边

“不许过来渣渣”

“啊?为什么嘉德罗斯你嫌弃我了QWQ”

自带抗击打能力的金很快就又凑了过去,像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可怜兮兮的看着嘉德罗斯

“.......渣渣你先把脸擦干净”

“诶诶诶诶,这是表示擦完后就可以抱咯!”

“.....是”

本想拒绝的大赛第一大人看着渣渣兴奋的眼神,鬼使神差的回答后,稍稍低头陷入思考

“我怕是真的对这种渣渣心软了.....不,不可能吧”嘉德罗斯摇摇头想把这种想法甩掉,抬头的时候便看到一张放大的脸

“嘉德罗斯最好了~”

“虫子!渣渣!别抱那么紧!裙子要露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

黑金

“呐呐!嘉德罗斯你看怎么样~”

黑金拦住想丢下他走掉的嘉德罗斯,撩了撩轻飘飘的裙子朝大赛第一大人微笑

“好看吗?”

“丑”

简直是没有考虑,在问题问从那一刻嘉德罗斯便给了答案

“怎么能对可爱的·女·孩子说这种话”

黑金不满的撇撇嘴,抱住嘉德罗斯

“真让人伤心”

“.....首先,你不可爱,其次我想女孩子是绝对不会试图把手伸进我的裤子,给你一秒,马上拿走,不然老子就把你这个渣渣打成渣渣”

“不要~”

卡雷

“卡米尔……一定要穿吗?”

雷狮看着眼前轻飘飘的裙子稍微挑挑眉,他的确不排斥在私人场合穿这种奇怪的衣服,但是这是在自己弟弟面前,还被要求说羞耻的台词就有些....

“大哥不愿意?”

卡米尔停止调整对准雷狮的摄像机,有些失望的看着雷狮

“没关系的,如果大哥不愿意的话...”

“没!并没有!”

雷狮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吐槽着自家弟弟怎么能这么可爱一边套上了这充满蕾丝边的裙子,并对准摄像头

“今天本大爷马猴烧酒雷日天就要朵蜜死你这家伙”

大哥..台词不对啊....算了算了,不要改了这样大概才是大哥吧

不喜颜笑对幼狮在暗处低头笑笑

鬼莱

“鬼...鬼狐大人..”

莱娜看着一脸羞耻并使劲拉扯裙角的鬼狐天冲,觉得世界的极乐净土也不过如此吧

“看什么啊莱娜!不许看!有时间你还不如多处理内务!”

“好..好的鬼狐大人!

“....你先把终端放下再答应我”

帕佩

.
.
.
.
二少我不觉得佩利一米九几的身高能穿上女装但还是占tag抱歉😂😂😀




当个cp一方死亡(鬼莱篇)

#别看标题,不存在的😂😂😂#
#之前说的鬼莱w#
#ooc注意,好了好了,那么冷的cp没人会看的#
#私设莱娜比鬼狐先消失并且都是被格瑞弄死不然咱的文根本不成立好吧😂😂😂#

鬼狐最拿手的从来就是把握人心,他当然知道莱娜喜欢自己,但他不喜欢莱娜,毕竟莱娜太过忠心,和她的忠心相比自己的卑劣显得可耻的让人作呕了

鬼狐撑着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旁边的莱娜,面具的遮挡让莱娜看不懂他的表情

“鬼狐大人?怎么了?”

“....没事”

但作为棋子,莱娜还是很好用的

在莱娜帮自己挡下格瑞他们的时候,鬼狐一点都不意外,甚至在莱娜说出“有我在谁都不能伤害鬼狐大人”的时候带着一点病态的微笑

但很快那种笑容就凝固在了脸上

就算是重伤了的格瑞也还是比莱娜这种连前100都没上的选手强的多,还没周旋几下便很快被烈斩刺穿,甩到一边

“该你了”

烈斩指着鬼狐的鼻尖

我要死了吗?

这个结局真是讨厌啊

明明我没有错

明明我可以赢的胜利的!

啊啊,身体好疼

但比身体更疼的,是心啊

———————————————————————

“鬼狐大人,你很累吗?如果很累的话还是去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吧”

鬼狐是被摇醒的,在醒来的时候白晃晃的灯光让他有些发愣

“鬼狐大人?”

莱娜放大的脸突然出现在视野里,较好的面容上写满了担心

“鬼狐大人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做就....!!!鬼狐大人!!!”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莱娜来不及反应,慌张过后,只好也抱住自己心仪的人,用手拍拍他的背

“怎么了吗鬼狐大人?”

“莱娜...如果遇到实力相差悬殊的对手必须要逃走!就算是同伴在那个人手里都必须抛弃逃掉!”

“诶?鬼狐大人?为....”

“没有为什么!必须答应我!”绝对..不想让你再一次死在我的面前了

“......好的...鬼狐大人”










————————————————————————
“格瑞,你说鬼狐和莱娜小姐真的死掉了吗?”

“看积分的显示应该是死了......这么想起问这个?”

格瑞查看完积分板后有些疑惑的看着发小

“也没什么,只是在鬼天盟的时候莱娜小姐经常照护大家啦,所以她真的死掉了还是有点点伤感”

“而且还听说,鬼狐和莱娜其实是相互暗恋哦ww”

“......无聊”

“诶诶诶诶!等等我啊格瑞!!”





中也啊啊啊啊啊

伊藤:

【求擴】

走過路過不要錯過!!
懇請太太們獻出你們的手為中也投個票阿[泪][泪][泪]
愛他就轉出去(゚´Д`゚)゚
愛我也轉出去(゚´Д`゚)゚【沒人

投票網址為何無法點???(懵
【網址貼留言,懇請點一下留言qwq】

当各cp一方死亡时

#ooc注意#

 #这个写了一天不管你信不信😂😂😂😂 #

 #这次不虐鬼莱,鬼莱下次单独写w# 

瑞嘉.

“真好呢格瑞,是你赢了”
“嘉德罗斯……!!!”
烈斩直直的穿过嘉德罗斯的身体,看着金发少年的逐渐消失,格瑞慌了神一般急切的想抓到些什么,最后却也只是拽掉了嘉德罗斯身上沾血的围巾
“.....”
格瑞当然知道,那一击嘉德罗斯明明可以躲开,就算稍稍防御一下也可以坐到毫发无伤的
嘉德罗斯根本就没想赢,他是自己撞上去的
“笨蛋...谁和你一样想当第一啊……”
大赛第二在和大赛第一决斗时成功杀死大赛第一位的消息很快传遍了整个大赛

安雷.

“很戏剧化呢安迷修,不是吗?”
雷狮吃力的握住插在身上的热流朝着安迷修勾勾嘴角
“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吗,啧...本大爷讨厌这种故事啊!”
“雷...”
“稍微闭嘴,老子现在不想听你说话”
消失的感觉不太差,但在这里要听他长篇大论的话时间绝对不够
“恭喜你完成了你的骑士道,但是啊……”
忍受着热流撕裂着身体的疼痛雷狮一把吻住了安迷修
“本大爷绝对会在黄泉等着你的,绝对”
“........”
如雷狮所愿,安迷修在雷狮完全消失后才颤颤巍巍的收起以没有负担的热流,结束了沉默
“恶党....我的骑士道..并没有完成啊..”
【我愿斩尽世间所恶】
【我愿对所爱至死不渝】

金嘉.

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刚睁开眼睛的时候,大赛第一正浑身浴血的跪坐在面前,看着他的眼神里充满了茫然
“渣渣?”
“怎么回是啊嘉德罗斯!?!好多血”
“.........”
金刚想靠近嘉德罗斯就被他拿大罗神通棒打到一边
力道不是很重,只是摔到不远处的岩石旁边就听下了
“嘉德....罗斯?”
“别过来渣渣”
就算临死了的大赛第一仍旧是骄傲的,靠着大罗神通棒直起了逐渐消失的身体,脸上不改藐视众生
“被你这个渣渣看到这种样子太丢脸了........不过....在最后居然还能看到你...意料之外不过不错的”
“....”
金被震惊到说不出话,任凭豆大的泪珠在脸上滑下
他是迟钝,但是不傻,终端面板的大量积分涌现一下就让他明白了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但明白又能怎么样?
仍然是什么都做不了,嘉德罗斯彻彻底底消失了

黑金嘉

成功击杀了大赛第一并没有让他高兴多久
因为马上无聊这种感觉便铺天盖地的朝他袭来
他现在才是是第一,上面已经没有人
没有可以让他捏脸,让他打架打的畅快淋漓的人存在了
“..........无聊到想死啊...”
“......对哦,那就去死好了ww”
一改之前懒散的样子,黑金兴奋的召唤出黑箭头指向自己的脖子
“你的等一下哦w我会马上找到你的w”

雷卡

“大..哥...”
雷狮是直直的倒在他面前的
这次的偷袭是意料之外,虽然一个个都没他们的排名高但是能上前100的也都不全是废物
所以当攻击朝他袭来的时候他根本来不及做出防御
“完了”
卡米尔本想任命
但是,疼痛却没有迟迟没有袭来取而代之的是温暖而熟悉的味道
“?”
不知道什么时候,雷狮就站着了他的面前,白色的外套是沾满了鲜血
“!?!”
一向睿智冷静的他现在也不知道应该做何反应了
“笨蛋卡米尔”
帽子早就不知道掉在了哪里雷狮毫无阻挡的就揉到了卡米尔柔软的黑发
卡米尔很清楚,那绝对是致命伤,就算雷狮表现的毫不在乎,但也无法掩饰发尖突然出现的光点
“是要早点结束了呢”
雷狮放开卡米尔,扛起雷神之锤,周身的雷电滋滋作响
“没事的卡米尔,我很快回来”
卡米尔知道的,他的大哥回不来了

呆毛姐弟

埃米早就知道他们实力不足,在这种人吃人的比赛里活不了多久
但是当艾比把他一下推到远处草丛,他还没来到极回头抱怨自家老姐又发什么疯的时候不远处传来肉体爆裂的声音
他现在是完完全全不敢回头了

帕佩.

“佩利你是个笨蛋,一直都是”
帕洛斯揉揉怀里佩利沾血的脑袋,勾勾嘴角
“雷狮海盗团永远只有两个人,你和我不过是雷狮老大备用的替死鬼而已啊”
“所以啊,干嘛要阻止我呢?”
“结果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死了嘛...”
“傻狗..”



























干嘛?
















没了哦












诶嘿w
【刚刚的一切只是个梦而已】

瑞嘉

“嘉德罗斯!”
“怎么了?”
嘉德罗斯看着旁边的格瑞一脸好奇
“准备和我打架....吗......”
嘉德罗斯杯格瑞紧抱着,年仅九岁的人造神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格瑞?”
“嘉德罗斯,答应我,不管什么时候打架都不许放水!更不许自己撞向攻击!”
“哈?”
嘉德罗斯扯扯嘴角将手放到格瑞头顶
“格瑞你没发烧吧?放水???我??你到底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梦?”
“梦?..对啊...只是个梦而已..嘉德罗斯怎么可能会放水啊..”
那只是个梦,真好
格瑞缓缓放开嘉德罗斯,又像是要确认什么似的拉住嘉德罗斯的手
“?”
“别动稍微....让我牵一下..”

安雷

安迷修是被惊醒的,背后流满了冷汗,一改平日里的绅士风度,将睡在旁边的雷狮摇醒
“恶党...恶党快起来..”
“你有病吧安迷修???昨天做到那么晚今天你还要打扰本大爷睡觉???”
被从美梦中带出来的海盗头子扰扰本来就有够乱的黑发,身边开始闪烁雷电
“给你五秒说明理由,除非你想死在这张床上.....喂,怎么了?”
雷狮略带嫌弃的看着在旁边泪流满面的安迷修。稍微往床边移了移
“你别是被噩梦吓哭了吧?啧啧啧,丢人”
“才没有!”安迷修马上胡乱的把眼泪擦掉,一把抱住雷狮
“没有违反骑士道真是太好了,恶党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本大爷不懂你在说什么...不过一大早又打扰本大爷睡觉又咒本大爷死的....”
雷狮召唤出雷神之锤,对着安迷修微笑
“不好好教训一下可不行”
“卧槽!!!恶党你冷静!你一锤子下去我绝对会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金嘉

“呜啊啊啊啊啊啊嘉德罗斯你没事真的是太好了啊啊啊啊”
在好不容易找到嘉德罗斯后,做事从来不过脑子的金选择了一下抱住了嘉德罗斯的大腿
“?????渣渣你在干什么???”
“啊啊啊啊啊求你了嘉德罗斯让我抱一会!”
“不要!恶心!渣渣你tm放开!”
“.......”
在挣扎无果后,嘉德罗斯选择了随渣渣去吧,等他下来了再揍

雷卡

“太好了..”
卡米尔从自己床上醒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查看排名,在确定自家大哥的名字还稳稳当当的在第四那里后由衷的松了口气
“然后..接下来就是确认本人..”
跌跌撞撞的打开房门后迎面撞上一个人的怀抱
“卡米尔?”
“大哥..”
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上响起,也冲破了卡米尔最后一道防线
“大哥...唔啊啊啊...大哥...大哥你还在真是太好了...大哥”
“......”
可能是被卡米尔的反应下了一跳,雷狮震了一下后没有推开卡米尔教育他不能随便哭而选择温柔的揉了揉自己家弟弟柔软的头发
“没事的卡米尔,虽然不知道你怎么了,但是我在”
大概也是太久没看到卡米尔露出和其他孩子一样的表情了吧,暗中雷狮轻轻的笑了一下

呆毛姐弟

“起床了老弟!就算是进了决赛也不能掉以轻心!该去狩猎了!”
“啊...哦”
看着叫自己起床的,老姐那张放大的脸,埃米有着一种不真实感
“怎么了睡傻了?啧啧啧,你果然还是小孩子”
“什么嘛你不也只是比我大了几秒?”
下意识的回答后,突然反应过来,这的确是老姐,比起会推开他独自承受伤害的艾比,会和他贫嘴的才更加真实
“所以刚刚的那一切果然是梦吗...”
“啧啧啧,你脑子终于坏掉了吗虽然不知道你梦到什么了不过当然是梦了”
埃米有些赌气的在艾比脸颊上轻吻一口,满意的看到自家老姐脸上爆红后哈哈大笑
“略略略!活该啊老姐,叫你说我”

帕佩

“?怎么了帕洛斯”
帕洛斯醒的时候佩利正在愉快的用刚刚捕获的猎物做烤肉
他的确没有多管闲事的习惯但如果有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你吃饭,是只狗都会做出反应
“呐,佩利,我在做梦吗?”
“哈,你脑子终于傻掉了吗帕洛斯?你不是刚刚才醒吗?”
佩利有些奇怪的看着帕洛斯并回忆了一下在感到视线之前,帕洛斯并不好看的睡姿
“嗯,的确刚刚才醒”
“是吗..”
帕洛斯上前去拍拍佩利的头,在确认对方的确是佩佩狗不是什么虚影后松了一口气
计划...还是推后吧...
不想再看到了啊..自己的东西消失的样子
“帕洛斯!不许摸老子头!”
“好的佩佩狗,没问题佩佩狗~”













!!!









你看啥?











结束了没有了哦













真的















hhhh被发现了嘛?二少怎么会写糖呐ww
【很遗憾哦,美梦该醒了~】

瑞嘉

“嘉德罗斯嘉德罗...哈哈哈哈哈嘉德罗斯.......”
“果然啊,刚刚那个才是梦吗?”
“既然只能在梦里看到你,那就在梦里见面吧”
“嘉德罗斯....”
曾经沉默寡言的白发少年抱住沾染血迹的黄色围巾癫狂的笑着,月光下角落里白色的药片闪闪发着光

安雷/黑安雷?

“最后的骑士?双剑的安迷修???怎么可能!我们明明无冤无仇...再说...再说你的骑士道里应该有保护女性这一条吧!”
“哈?你在说什么小姐”
安迷修拿着冷热流一步步靠近,虽然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但在对方看来,这和地狱里出来的恶魔没什么区别
“我的确是双剑的安迷修,但是最后的骑士....是谁?”
安迷修手起刀落,在确认那小姐完完全全消失后满意的看着自己的积分一点点增加,随即在终端里划出排行榜寻找下一个目标
【我违反了骑士道,便不配在当骑士】
【黄泉路上又冷又寂寞,恶党那家伙明明是那么耐不住寂寞的人,所以在我赶过去之前就由你们来陪他吧w】

金嘉

“啊又到梦里了吗?”
金找出排行榜,在确定第一位上没有嘉德罗斯的名字后懊恼的挠挠头
“真麻烦啊..这个梦”
“算了,反正明天醒了以后又可以见到嘉德罗斯了吧!”

呆毛姐弟

“老姐,今天我看到你的王子了哦!他现在很厉害呢”
“老姐,今天我看到了一个好大的怪物,如果不是跑的快说不定就死在那了”
“老姐,人越来越少了”
“老姐,为什么你老是不理我啊”
“老姐.....求你了,说话好不好..”
“一句就好了啊...”
终端上,标着老姐的那个窗口,一直都是未读

卡雷
“那不是雷狮一直护着的废物嘛?”
“啧啧啧雷狮没了就没有威胁的家伙”
“排名不低嘛,积分一定也挺高”
“讨伐他吧!嗯!讨伐他吧!”
“.......他们是傻子吗?偷袭还敢那么大声”
卡米尔慢慢走到一个岩石后面,开始调动原力
———————————————————————
卡米尔把最后一个人打趴在地上后提起他的头发使两人的视线保持平行
“卡米尔..你明明只是躲在雷狮背后的废物”
“你在说什么”
卡米尔有些奇怪的斜眼看他
“为什么你们从刚刚开始就一定要提本大爷死去的弟弟的名字?”

帕佩

“听说了吗,雷狮海盗团里的那个叛徒最近身上有很多刀伤呢”
“被偷袭者弄的?”
“怎么可能,永远只有他偷袭别人的份好吗”
总有一些仗着大厅不能打架的好事者,拦住帕洛斯问刀伤的来源
“你问这个?”
骗徒永远有着完美的微笑,稍微捞开袖子露出更多的伤痕后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是被不听话的狗狗弄伤的呢~”
“狗怎么会弄出刀....”
剩下的话多事的选手没有说出来就急不可耐的跑了,因为他明显看到了骗徒完美的笑容出现了裂痕
几天后,再也没有人看到那名选手

没有什么是比得而复失,失而复得,得而再复失更让人崩溃的,不是吗:D






假装这里有个炫酷霸气拽的标题

怎么办好想写查无此人这个梗😂😂😂😂😂😂
安雷,瑞嘉这两个都好合适的样子...
小天使帮二少投下票好不好😂😂
占tag致歉..

#赤花症梗ooc
#百粉点文(2/15)


刘邦身上长了绿色的藤蔓

他尝试过想连根拔起,结果惹得自己背后鲜血淋漓那藤蔓却纹丝不动,没办法,刘邦只好放弃这种粗暴的方法改穿上宽松的衣物,想掩饰那些藤蔓

毕竟把自己的破绽显露出来,是傻子才会做的

但是刘邦的异常被张良看在眼里,很多次,张良都想提醒刘邦,但每每都欲言又止

这种状态没有维持多久,刘邦可以感受到根据藤蔓的生长自己的身体愈发变差,无奈之下招来张良,刚想解衣给他看背后的时候却没想被对方先一步拦住

“不要给臣看了...君主得的病名为赤花症”

“子房你早就知道了了?.....也对嘛,怎么可能蛮的过子房”

“君主....”

张良握紧了一下拳头,把之前为刘邦找到的所有关于赤花症典籍都摆出来,并在要得到所爱之人恨意方可治愈和花开完后会吸走寄主所有生命力的地方用力点点

“君主!按您出现异常的时间算现在应该已经长出花骨朵了!不管是为了西汉还是为了您!这个病您要向良保证一定要治好“

“噗呲...子房你在担心什么?”

刘邦露出和以往一般的微笑拍了拍张良的肩

“!!!”

在肩膀被拍到的一瞬间张良是真的被吓到了,刘邦的笑容让他有种不好的预感,而下一秒那个预感得到了验证

“听说....韩卿最近...预谋策反呢”

“........”

在刘邦走后很久张良一把跪在了地上,平日冷静异常的他流了一背的冷汗

“......不愧是君王呢.....和以前的刘季差别真....又或者...现在的才是真正的他?良已经....搞不懂了啊”

—————————————————————————————
“韩卿~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邦居高临下的看着在地牢里一身血污的韩信,思考许久后蹲下那袖子擦掉他脸上的血污

“该认罪了”

“.....臣...没有...”

“啧!你这家伙从以前开始就这样顽固!”

一改刚刚温柔体贴,刘邦接过宫女给的竹棒,用力插进韩信的大腿,满意的看的韩信闷哼一声后起身,露出微笑

“你是不是有点傻?我....朕当然知道你没想着策反”

“这只是一个除掉你的借口而已啊”

“呐呐,之前答应你的,一条都没违反哦!见天不杀!见地不杀!见铁不杀!”

“我啊..还真是善解人意呢,对吧!雏儿?”

那声雏儿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韩信逐渐没了抵抗和动静

刘邦背后也感受到了物品脱落的解脱感

“看到了吗子房,很容易的”

—————————————————

“皇上!哪里都找不到张良大人!”

“没关系,不用找了”

刘邦懒惰的半躺在龙椅上,挥挥手示意太监离去

“子房你果然很聪明啊”

自言自语的.刘邦缓慢勾了勾嘴角

“从以前就很聪明了”

当各cp求抱抱时....

#自己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点文....容二少慢慢写!之前还在tx立了个多少赞给安哥画多少呆毛的flag...
#二少想死
#求你们扩列啊各位天使们!

1.瑞嘉

“格瑞!抱!”
看着一脸兴奋【?】的嘉德罗斯格瑞抽了抽嘴角
“.....冷静你已经130斤了,我抱不动的”
“不管!你tm抱不抱?”
“...........”
*结果格瑞还是抱了

2.安雷

“安迷修,抱老子”
“恶党你喝假酒了????”
当安迷修在确认雷狮没有发烧没有喝酒以后改用妈的智障的眼神盯着眼前的海盗头子
“废什么话?你到底抱不抱?”
“不抱!天知道你打什么坏主意”
“操你妈的安没马!就是这样你才永远找不到马!”
“恶语伤人可不好啊雷没船,以及这和找不到马有什么关系吗!?!”
“本大爷说有关系就有关系!最后问你一遍抱!不!抱!”
“不抱!”
*然后他们就打了个爽【xxxx

3.金嘉

“渣渣,抱我”
“可是....可是我抱不动啊...”
在尝试许久无果后,嘉德罗斯选择了自己把金抱起来
“嘉....嘉德罗斯//////”
“闭嘴,体能不足的渣渣”

4.黑金嘉

“.......”
“哇怎么了~不是应该抱抱吗?”
黑金和原本那个渣渣相差甚远的眼神和性格让嘉德罗斯浑身不舒服,在厌恶的瞪了一眼对方后选择了离场
“别用他的脸做这种假惺惺的表情,恶心”
“别那么说嘛~让人伤心”
黑色的箭头缓缓缠绕住嘉德罗斯,嘉德罗斯挑挑眉,握紧大罗神通棒一脸警惕
“干什么,渣渣”
“没干什么,干你啊~不是说了要“抱抱”吗?”
*金的技能真的好用啊啊啊啊啊啊触手play什么的【buni

5.鬼莱

“鬼狐大人!能...能抱我吗?”
“......不能,你有这种说胡话的时间不如多处理一下内务”
“哦....”

6.呆毛姐弟

“老弟!把你姐姐抱起来!”
“老姐你吃错药了????”
.....看着艾比想要杀人的眼神,埃米明智的选择了一下抱起自家姐姐
“好了,所以呢?你想...”
看着艾比有些发红的耳朵,埃米暗暗勾勾嘴角
“老姐你今天真可爱”
“哈???”


7.帕佩

“帕洛斯!抱老子!”
“我不抱狗的”
揉揉佩利金黄色的脑袋,挂起了平日里一样的微笑
“狗狗乖,别想着做这种乱七八糟的我们吃肉去”
“肉?好啊!还有老子说过很多遍了!老子不是狗!”
“好的佩佩狗,没问题佩佩狗~”















没了,你还在想什么?
























真的没了















真的









'




好吧你赢了

瑞嘉

“嘉德罗斯...”
“.........”
不管格瑞再抱多少次,大赛第一都不会发出孩子气的笑声了”

安雷

“恶党你说话啊...呐...你不是想要拥抱吗..我明明抱了为什么你却还不醒呢..”
“恶党....”
“我错了..所以..醒醒啊”
最后的骑士从来遵守着骑士道,但也因为骑士道而违反了骑士道
“我愿铲尽世间所恶”
“我愿对所爱至死不渝”

金嘉/黑金嘉

 “求你了!睁开眼睛啊!”
【太好了你永远醒不来了】

 “你不是大赛第一名?不是很强的吗!”
【大赛第一,不过如此】

 “醒醒啊...”
【沉睡吧!】

大赛第二格瑞的发小杀死了大赛第一的事马上传遍了整个凹凸大赛
金以前没抱过嘉德罗斯,以后也不会了

呆毛姐弟

能力不足的他们早早死在了决赛初期,手牵着手
【只有死亡能将我们分开】

鬼莱

“只要我还活着!就绝对不会让你们伤害鬼狐大人!”
“........”
“.....鬼狐....大人...”
自始至终,鬼狐都没有回应过莱娜
莱娜的忠心和爱,放错了人

帕佩

喜闻乐见的,帕洛斯背叛了海盗团
雷狮海盗团其实只有两个人,雷狮和卡米尔早有准备,并没有因此受到多少伤害
只有佩利,死在了这场突袭
信任着骗徒的狂犬死在了骗徒的手上
“......傻狗...”

 黑暗里,有什么东西闪闪发光



 凹凸大赛,本来也就只有第一名能活下来 



刀子,多好:D

天知道我在写什么

我应该是爱着lvlis的

不管是因为伤口溃烂而形成的紫色血液

还是心脏的激烈跳动

都表明了我是爱他的

但是……

缺很不甘心……

凭什么只有我那么痛苦

凭什么他总是不看着我

凭什么……他爱的不是我?

很不公平,不是吗

爱变成恨

然后就是无止境的虐待

【呐呐,吃下去啊……】
【如果不把我的“心”(爱)吃的话】
【我就杀了你哦!】

明明我只是想让lvlis明白我爱他而已啊

小甜饼?

#换衣梗
#100粉唯一的安雷点文2333(1/15)
#ooc


“混蛋骑士给本大爷起来!我们换个衣服”

一把将被子从他身上拉下去,冷漠的看着一脸懵逼的安迷修

“互换衣服......恶党你闲着了吧”

“说得好安没马,本大爷是闲但是卡米尔想看啊,本大爷有什么办法”

狠狠的瞪了他一眼,顺带用力揉揉他刚睡醒乱翘的毛

“......换吧,就这一次”

满足的拿起他昨夜丢在地上的衣服,开始穿

不得不说,还真是规矩的没话说的衣服,挑挑眉开始系白衬衫的扣子,在发现对方用看智障的眼神看自己并问整天穿紧身衣不觉得变扭的时候用尽全力才没有召唤雷神之锤往他头上砸去

冷静,他现在穿着本大爷的衣服,脏了会被卡米尔说的

“你管本大爷?.......干什么?”

混蛋骑士的突然靠近使自己一惊

“恶党,头巾.....”

...好吧,期待这家伙会干什么的本大爷是笨蛋

解下头巾给他后便开始研究这家伙的领带.....嗯,并不会系这种东西。学着平日系头巾的样子讲领带系在了脖子上,但不管怎么看样子都和混蛋骑士系大样子相差甚远

“你每次穿衣服都要系领带,不麻烦吗?”

手在领带两头拉扯着,但不管怎么样都都达不到理想的样子

“是你不会系吧?”

好吧这是事实,自己绝对不会闲的没事干穿这种规规矩矩的衣服,任混蛋骑士上去展平领带,帮自己系好

“手挺巧....!?!”

脖子上的领带被对方一扯,顺势就往他身边倒,唇瓣上传来柔软的触感,待他吻够好不容易直起身,就看到了他一脸恶心的微笑

“不会我帮你便是”

“.........混蛋骑士想死直说,等卡米尔看满意本大爷就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