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少要努力日觉醒!

all觉即是正义!觉醒我老婆啊啊啊

沦陷(三)

#军人单箭头觉醒注意#

#二少居然没几天就又更了……奇迹#

#全程ooc军人可以通过镜子或者反光和觉醒对话通过血或者军人意识昏迷军人主动让位可以转换成觉醒#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双重人格极其不好判罪毕竟是精神疾病

再说

一方是极度危险的杀人犯

一方是曾在战争中立功的退伍军人

“啧,你就喜欢把这种麻烦事丢给我”

splendont把资料用力丢在桌上

“反正你很闲嘛~有什么关系¯\_(ツ)_/¯”

“别说的那么事不关己啊魂淡!”

“又没说错(๑❛ᴗ❛๑)”

“啧”的确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接手过犯人了但再怎么说这种家伙……

瞟了一眼桌上的资料和照片

太麻烦!简直不能再麻烦!

“拜托了啦~hero也很绝望啊,要不算hero欠你一个人情如何?”

“唔……”让这家伙欠自己一个人情吗……

“费用hero报销(´இ皿இ`)”

“成交!”

虽然这么说了……

但是还是感觉好麻烦啊

splendont叹了口气继续向关押fliqpy的牢房走去,湿冷的空气让他的鼻子多少有些不舒服

“这里还真是大……明明没有多少犯人”

“fliqpy……你为什么总是这样呢……”

声音?dont突然停下了脚步

这附近应该只有fliqpt那家伙……

“啊啊啊我知道我知道但这次还是太过了不是吗…不……fliqpy我没有怪你的意思……但是……”

“fliqpy?你自言自语什……么”

那双眼睛颜色……fliqpy的眼睛应该是鎏金色的才对但现在那家伙的眼睛……

“啊啦,是新的狱警先生吗?和hero先生很像呢不管是名字还是样子”牢里的人发现他后对他微微一笑

“fliqpy……不是哦,我是flippy呢,唔…或者说是这句身体的主人格´◡`”

“……我并不想管你是不是主人格我只要知道蓝傻逼没有抓错人就好”dont把手铐扔过去“带上它和我走”

“那么随便?就不怕我做手脚然后逃跑吗?”flippt捡起手铐把玩了一下“而且这个手铐款式很老了吧……很容易撬开的哦狱警先生”

“没关系,反正如果你敢逃我就有理由把你解决掉也不用那么麻烦接手你”

“还真是可怕啊狱警先生”flippy叹了口气后老老实实带上手铐

“你很明事理嘛,还有我叫splendont请不要说我像did那家伙…”dont从口袋里掏出钥匙你应该也不喜欢被说成像fliqpy这个杀人犯吧”

“dont先生很讨厌hero先生吗?”

“啊啊是啊很讨厌最讨厌那家伙了”

“……可是我不讨厌fliqpy呢”

dont开牢门的手顿了一下

危险的里人格和接纳其的主人格吗……啧,有点后悔了啊……
·

.

.

.
“什么嘛结果还是监狱啊还以为那家伙会带我们去哪呢”fliqpy将身体整个倾靠向镜面朝flippy抱怨“好无聊”

“……”

啊啊啊……fliqpy的头发好软的样子……

看着镜子另一边的人,flippy将手伸向镜子

果然碰不到吗……明明就还差一点点……

“你就一点想说的都没有吗?啊啊啊好想杀人这里好闷……”

“……啧”

“蛤?你这家伙有意见吗?”

“唔啊……抱……抱歉fliqpy……我刚刚没注意”

“……什么啊你这家伙”

不过也真是没想到居然会被关在这种大型监狱,flippy瞟了眼角落里恶心的不得了的乳白色粘稠液体

“欸~新人?”

“这小婊子长的不错嘛~犯了什么罪进来的”

“也许是把和他上♂床的男人爽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烦人的家伙们,肮脏的牢房……啧,还不如那个伪英雄那里

“喂喂喂要不晚上就不要吃饭了帮老子口    交吧哈哈哈哈”

“都不敢说话了吗,对了听人说你眼睛颜色会变?来来来搞一个给本大爷看看”

“……你想看吗……好吧……那活动时间……:)”flippy边说边朝对面的男人笑了笑

嘛,算了反正fliqpy也无聊,只要不被发现

鎏金色染色血会很美呢

莫名有种全世界就我吃觉醒受的沧桑感_(´ཀ`」 ∠)_
觉醒明明辣么可爱为什么你们就是不让他受(´இ皿இ`)
双偷年下大法好!病娇弟弟和人渣哥哥互怼互卖的日常
简直不能再美好!什么时候有空咱也想产双偷粮啊哭唧唧QAQ

沦陷(二)

#都二了觉醒君还没出场_(´ཀ`」 ∠)_我也很绝望的QAQ#
#二少很懒,所以慢慢更不着急诶嘿嘿ヽ(○´∀`)ノ♪#

“所以……既然你已经抓到了犯人还叫我来这里?”splendont一把扯住splendid的衣领

“给我搞清楚splendid我可没时间和你玩这种游戏”

“那让你从出生就陪hero玩这种游戏还真是对不起啊———不对!这次不一样,你这种不把hero的话听完的行为让hero很不爽啊!”

splendid抓住扯着他衣领的手腕

“你不会想因为这个导致骨折而被hero送去那个庸医那里看病,对吧:)”

“……啧”

没人会傻到和did那个天然黑比力气

“冷静了吗……那么我们边吃面包边说话吧ヽ(○´∀`)ノ”

这句话根本没有询问splendont的意思,话音刚落did便自顾自的拿出一大袋面包

“种子这刺饭银补一……”

“…………”

啪 (╬ ̄皿 ̄)=○#( ̄#)3 ̄)

“你他娘的蓝傻逼给老子吃完再说话!”
.
.
.
“咳咳,总之hero我希望你接手这个犯人!”

“给我接手他的理由,以这家伙的罪行完全可以当场处决”

dont把资料上杀人犯的位置重重的点了一下

“这根本没有任何需要我接手意义不是吗”

“你错了dont”

did露出平日里少见的认真表情

“你知道的,hero抓住的杀人犯全部都只剩下犯罪资料了●v●”

splendid从抽屉里又拿出一张照片,上面绿发的男人笑容灿烂

“双胞胎?”dont瞟了一眼照片上那人与杀人犯别无二致的脸挑挑眉“那又怎么样?难道因为你也是双胞胎而心生同情?”

“所以说你错了嘛dont,hero可是世界hero!”splendid靠向椅背,阴影让dont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能隐隐看到若有若无勾起的嘴角

“双胞胎和精神分裂可不一样”

【HTF红觉】 A false thing becomes true

Joyce_灵鑫:

·很久没有写了的HTF怒写一发


·严重OOC[官方并没有给出更多性格什么的,心塞。],设定上天。


·流血表现有,放心比姨妈多[bu]


·高冷[大概]腹黑红英×杀人狂觉醒


·设定文中Flippy和Fliqpy并不是同一个人。当然很可惜我们的军人小天使并没有出现。


·没有问题就开始。抱歉今天废话有点多。


☆*☆*☆*☆*☆*☆*☆*☆*☆*☆*☆*☆


“不——!不要——!”


深夜里,幽暗阴翳的小巷里传来了女孩子的哭喊声和拉扯的声音。但是并没有一个人为此停下。


因为他们都看到了一双闪烁着光芒的金色眼睛。


你以为会是绑/架或者强/奸?哦很抱歉,Fliqpy并没有那么低俗的想法。或者说根本就没有想过。


那个女孩子能带给他的最大乐趣不就是她眼里的恐惧和哭喊吗?


-


“差不多玩够了吧,我亲爱的Fliqpy?”


冷不丁从那个穿着军装的人身后传来了另一个声音,这让女孩眼里又有了希望。不过她却因为那人的下一句话而沉入了黑暗的深渊。


“玩够了的话就给我赶紧杀完赶紧走,我他妈不想在这里浪费任何时间。”


与那双包含着戏谑的金色眸子完全不同,那双暗红色的眸子了丝毫没有感情。但里面丝毫没有任何杂质。


“好吧,你总是那么心急。”


被催促的Fliqpy撇了撇嘴,迅速掐紧女孩的脖子然后把军刀捅入女孩的心脏。而女孩只是抽搐了几下,还未送到各个器官的新鲜血液就这么从她的口中,心脏处喷了出来,溅了Fliqpy一身。


“啧,这么快就死了,真无聊。”


Fliqpy一边这么说着,一边把女孩甩在地上。然后一套衣服和一包湿纸巾丢在了他的怀里。


-


“给我把身上的血擦掉,然后换衣服。”


对方强硬的这么说着,随后传来了一阵电锯的声音。Fliqpy只得乖乖照做


“人都死了还这样对她,Splendont你比我更加残暴。”


Fliqpy看着已经被肢解成尸块的女孩皱了皱眉,把滚落到自己脚边应该是手的尸块踢开。


“只是废物利用罢了。那把电锯一直放在旁边,看起来应该还能用,于是就这么用了。”


-


这么说着Splendont便环上了Fliqpy的腰,用嘴唇摩蹭着对方的嘴唇。


“你再这样我就要咬你了。”“你咬啊。反正最后你也会被我给操/哭的。”


Fliqpy不服气的张嘴咬了过去,可是他没想到Splendont会趁机扣住自己的后脑勺,然后把他按在墙上,狠狠的吻下去。


他被吻的头脑发昏,只是觉得Splendont在用舌头舔舐着他本来就极度敏感的舌头与上颚。从一开始的抗拒也变成了慢慢迎合。


‘反正也只是假的,那就好好放纵吧。’——这是在Fliqpy沉溺于那片暗红色的彼岸花海时,脑内想到的最后想法。


-


再度醒来,Fliqpy发现自己显然被安置在了柔软的床上,身上的痕迹和下体莫名的痛感让他很快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妈的他以为Splendont只是开玩笑,没想到真让人给办了?!


Fliqpy动了一下,试图下床找人算账,但是他的腰并不允许他这么做。


……妈的小爷的腰好疼。


他决定乖乖躺在床上,等罪魁祸首来了再兴师问罪。


-


“我说,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在Fliqpy想要说话之前,Splendont就直接把他的话噎了回去,丝毫不留余地。


“哈?凭什么。”


“反正做都做了,那就在一起得了。被人上了却得到了一个搭档和一个男友,Fliqpy你要知足。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


“我去你妈的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Fliqpy直接把手中的抱枕丢了过去,然后由于动作过大导致的腰部疼痛不得不让他乖乖躺回去。


他思考着是什么时候两人的关系变得不一样了。


-


几年前的初遇,当时他Fliqpy可还在杀人,就被这个红发的混蛋给撞见了。但是他并没有报警,只是问他要不要合作。Fliqpy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这就是一切孽缘的开始。


现在想想,Fliqpy真想回到过去抽自己几巴掌。


怎么就对这家伙掉以轻心让他有机可乘了呢。


但这都是后话了。


-


现在的两人,已经正式在一起了。


并不是像在其他人面前演戏的那般虚假,而是真真正正的成为了情侣。


而Fliqpy,也从未对自己当初的选择而后悔过。


因为他无需后悔。


[——————————Fin——————————]
☆*☆*☆*☆*☆*☆*☆*☆*☆*☆*☆*☆
·赶了好久才把这篇磨出来[吐魂状]讲真HTF的文我已经很久没有写过了于是就算OOC也请别嫌弃[比爱心]


·Dont和Fliqpy在别人面前是情侣[只是演戏],可是两人却真正动了情。也就出现了杀人后的那一幕。


·讲真红觉真心好吃可惜没有多少粮,sad。


·对于看到这里的你,作者表示十分感谢!

沦陷(一)

#整个故事其实应该蛮欢脱的真的(●´∇`●)#

如果有人给你讲了一个故事说英雄喜欢上了一个杀人犯那我觉得你可能只有一个反应

“这还真tm扯淡……,你绝对是开玩笑的,对吧?”

正如我所说的英雄喜欢上杀人犯这是不可能的,也不会被接受——所有故事都不会这么写,毕竟邪恶永远会被正义消灭

而splendont这位红色的hero却就这样沦陷了

splendont他是个hero不折不扣的hero,虽然性格冷漠了一点但却比他的兄长可靠的多——至少不会一不小心弄伤人质

然而太过冷漠的结果就是大家全部去找那个有时不靠谱的兄长splendid而他则被当做影子这种可有可无的存在

这种感觉不好受

所以他越发讨厌自己的兄长,甚至连面都不愿意碰

就这样几年过去,这个互看两相厌的兄弟却又因为splendid的关系见了面

“说吧,什么事,我的时间很宝贵的”splendont挑挑眉,看着对面和自己长的一模一样的兄长

“案子,关于一个杀人犯,”蓝色的hero把文件放在桌子上“你应该听说过,最近的连环杀人案”

“那关我什么事?难道你已经无能到连犯人都抓不到了?”splendont绝对不会放过任何能噎到did的机会“那还是提前退休吧老哥”

“……如果你这样想那就有两点要让你失望了,dont,首先我不需要退休……”

splendont把袋子打开,里面是一个绿发男人的入狱照

“其次我可是世界的hero,怎么可能抓不到犯人”

正在睡觉。:

我也不记得往哪儿看来的。
猫在交尾的时候,雄性为了不让雌性反抗会咬雌性的颈部。啊。

后方儿童学步车,动作有参考。

妈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他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黑心产出户:

李白压力很大
我觉得有新设定可以吃了
炼金王:太白,羽毛借我一根,我的药缺一根凤凰毛
凤求凰:qwq我快秃了

论马猴烧酒的正确认识~♥

#二少又回来了嘿嘿嘿#
#重言真可爱(●´∇`●)#
#小医生的皮肤如果再不出二少就可以去死了#
#感觉雏儿会打死我……#

重言最近貌似很奇怪

明明平日里看到我抢蓝都会直接扑过来现在却脸红的躲着我走

然后机智如本仓鼠的我便看到了异端

“呐 重言你这几天在干什么?”

我趁他打野的时候偷偷扯了扯他的衣角问他

“君主……信什么也没有”

哟嚯什么也没有骗鬼咧,你说给子房听他都不一定会信好吗!……应该吧

“重言~说嘛”

亲密挽住他的手,看着他的脸迅速红了起来

呵呵呵,跪倒在老子的仓鼠球之下吧你个纯情小处男~

好吧这只能想想真的说出来绝对会被打死

“那君主不许告诉别人……”

“好的重言!我保证重言!”

重言用不可信的眼神看我后叹了口气

“巴拉拉能量·老子天下第一帅·乌古拉卡·小魔仙全身变!”

然后在一段诡异的背景音乐和重言莫名其妙的舞蹈后,重言穿着小裙子出现在我面前……

“君主你怎么了?我去君主你醒醒啊!”

刘邦卒,享年25岁
…………………………
……………………………
“喂,孙子吗,你那里还有没有多余的将军?”

“你说韩信不是很好吗?”

“呵,老子再拿他当将军我大汉迟早药丸……”

“不对……貌似已经完了……”

一脸生无可恋的看看到处找不到女朋友颓废脸的子房

名朋话题系列,极乐净土【空艾,R18】

雨嘉:

#蜜汁梗题
#极乐净土
#打算写这个已经很久了
#现代兄弟设定大概?ooc注意


月明(つきあ)かり昇(のぼ)る刻(ごろ)
在那明月升起之时


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受着莫名的指引,抬头,已是月上梢头


灯(とも)る赤提灯(あかちょうちん)
点亮红色的灯笼
Tomoru aka chyouchin


被人给了一个红色的灯笼,在他们的鼓励下点亮烛火


祭囃子(まつりばやし)の合図(あいず)
祭典上响起伴奏的信号
Matsuribayashi no aizu


这里是在举行祭典吧,伴奏的乐声响起


ふわり 蝶(ちょう)が 诱(さそ)い出(だ)す
诱惑的夜蝶,翩翩起舞
Fuwari chyou ga sasoidasu


台上如同蝴蝶一般美丽的人儿,在夜色下翩翩起舞


「ちょいと覗(のぞ)いて 见(み)てごらん」
(正好来看看,仔细瞧瞧吧)
Chyoito nozoite mitegoran


“艾克斯,你喜欢她们么?”
大地也提着跟我手上提着的一般的红色灯笼,笑意盈盈
“啊,不……”
“呐,艾克斯,这支舞,你跳给我看看好不好?”
“大地,我不会……”
“可以学哦,就跟她们一起。”


迷(まよ)い込(こ)めば 抜(ぬ)け出(だ)せない
一旦沉迷,就无法抽身


穿上了华美的和服,笨拙的学着她们的样子跳着
这一定会很难看吧,这么想着,眼角的余光瞥到台下的大地,他看得很认真很认真


Mayoi komeba nuke dasenai
「楽(たの)しいことがしたいなら」
(想要做快乐事的话)
Tanoshi i koto ga shi tai nara
おいでませ 极楽浄土(ごくらくじょうど)
立刻前往极乐净土吧


“再跳一次好不好?就在我面前。”
“嗯。”


Oide mase go kurakujoudo
歌(うた)えや歌(うた)え 心(こころ)のままに
且歌且唱,遵循本心


“能唱给我听么?艾克斯的歌声,一定会很好听。”
仍是笨拙地踏着蝴蝶步跳着,凭着记忆哼着刚刚听到的歌谣
“大地,我跳的……很糟糕吧?”
“不,”他笑着吻了吻我,“很好看。”


Utae ya utae kokoro no mama ni
アナタの声(こえ)を さぁ 闻(き)かせて
让我听听看你的声音吧


“想听听看艾克斯更多的声音呢。”
“更多……的?”
茫然间被他压在身下,床柔软的触感,周围的一切,好像变了模样,又好像本应如此
————————此处河蟹——————————
老规矩地址地址
http://pan.baidu.com/share/link?shareid=843361275&uk=37085738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