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呜呜呜可爱!可爱哭了!请务必拿奶酪鳕鱼砸死咱!呜呜呜,狂汪是好文明

当cp们叫一方起床的种种

#嗯哒!又是二少w……好吧这并不是更新...这是原来的文...但是之前发的被举报了....这就很气
#这次是纯粹的糖但凡事都讲究给一把糖再
打一鞭子嘛WWW
所以下次..诶嘿w
#感觉有点偏题不过二少懒得管了[buni
#求你们的小心心和小蓝手啊啊啊啊

瑞嘉

“嘉德罗斯吗?”

也没什么好说的吧”

格瑞低头继续擦拭着烈斩,有一句没一句的回答着

“早上不愿意起床,抱住被子就不愿动的那种,你叫他他还得发脾气,包子脸和仓鼠一样鼓起来”

“虽然这么说..但是”

格瑞突然挥动烈斩将裁判球砍得粉碎

“问那么多干嘛,我家的小胖崽是怎么样的我知道就好了”

(二少: 格瑞大大....可这是直播....

安雷

“恶党起床气很重的”

安迷修揉揉自己本就挺乱的头发,脸上多了一丝丝无奈

‘属于不叫他会被打,叫他会被打更惨的那种”

“总得来说,一个贼难伺候的主,我挺怀疑自己不是找了一个恋人而是找了一个儿子”

“嗯? 你问我那为什么还要同居?”

双剑的骑士先生稍稍思考以后轻笑一声

“大概是太迷恋恶党刚睡醒没反应过来时那一片紫罗兰色的星空了吧”

金嘉


“唔...大部分时候嘉德罗斯起的比我早呢”

“会一边喊我渣渣,一边拉住我的手往墙上摔”

“很过分对吧? 但其实睡着了的时候还是很可爱的,他的包子脸本来就看起来肉肉软软的,睡着后更是毫无防备的和天使一样! 啊..只是看起来像了..”

金捞开衣服给裁判球看自己满身的绷带

“如果不是抗击打能力点满了我绝对会死的吧....”

卡雷/雷卡

“奇怪的问题....定要回答吗?”

看着裁判球使劲的点点头(身子?)

在听到问题就一直有些挑眉的卡米尔无奈叹口气将自己的围巾向上拉拉

“大哥很难叫起来,扯了他的被子他就抱枕头,抽了他的枕头没东西抱了以后就.....”

深知不能把真实表情露给别人的幼狮耳尖有些发红,低着头把半张脸埋在围巾里

“就会拉着我的衣服顺势把我当枕头被子抱着.....”

“....为什么不推开继续叫大哥起床?....你知道那么多干嘛?”

啊,雷家祖传大小眼出现了
(xxxx


呆毛姐弟

“也没有什么吧..叫老姐起床挺简单的”

埃米扰扰头发,给出了答案

“一般只要在她耳边喊早餐做好了或者快递到了就行”

“如果她这样还不起的话你也可以试试喊有帅哥”

“然后,你就可以见识到她用堪比逃跑的速度洗漱完毕还附带换衣服画淡妆的跑到家门口看帅哥”

“当然如果她没看见所谓的帅哥的话,你会和某双剑的烂好人一样被打的很惨就是了”

帕佩

“很不凑巧我对叫狗起床没什么兴趣”

“毕竟一直以来都是佩佩狗起的比较早”

帕洛斯还是挂着以往那半真半假的微笑,顺便又拆开了一袋薯片

“但我知道他睡着的样子哦,一句话总结的话不愧是狗狗呢”

“跟你说,他真的是蜷起来睡觉的,
和宠物店里的大金毛一样”

“看起来安安静静的,这幅样子和平日里的疯狗模样不知道好看了多少”

“他那长的像要成精一样的眼睫毛也安分的挂在眼睑上...嗯...基本就是这样吧”

帕洛斯打了个响指将吃完的薯片袋子套在裁判球身上

“积分该给了吧? 既然回答了你们的问题不给一个满意的数额我可不会善罢甘休的w”

梦世界【二】

鬼莱篇

#之前的文...完全不知道我文里哪里违规了...被禁了好多....还有一些不知道还找不找的到啊……
#18if设定
#这番贼好看
#各种求小红心小蓝手!

梦世界
意识和无意识的夹缝、现实世界和梦之间存在的世界。
在梦世界中,自身的姿态会变得与现实不同。

魔女(男?)
因内心受伤,拒绝现实,而堕落到梦世界中的存在。 支配着出现魔女的欲望的固有的梦世界

睡公主病
在梦世界中成为魔女的人所患的病。 在现实世界中有人会成昏睡状态,只要不救助在梦世界成为魔女后的她(他)们就没法治好这病
———————————————
“呜啊啊啊啊!虽然之前听你说了不过还是好厉害啊!”

看这恶党凭空的变出一扇门后安迷修就有些急不可耐的拉起他就冲了进去,而睁眼后周围和之前大概是船一样的地方截然不同景色感到惊奇

“知道本大爷厉害就好,不过我劝你还是小心点为妙”

“为什么?”

“因为....”


“你是谁!没有带面具也没有披披风,不是鬼天盟的人吧!擅闯鬼天盟可是会死的!”

“鬼天盟....”

那不是....已经在决赛前就被淘汰的不正当组织吗?

安迷修有些疑惑的转身,但双手还是未离开腰间的冷热流

先不管怎样还是先警惕为妙

“是的鬼天盟”

“!!!”

“是绝对为鬼狐大人效忠组织”

不知何时原本应该在安迷修身后的家伙在不知何时又一次出现在他的身后

连同一把顶着安迷修脖颈的匕首

“丢人~”

青年倒立浮在半空中给安迷修竖了个拇指

“都叫你小心小心在别人的梦里为所欲为你还真是大胆”

啧,那家伙...

“莱娜小姐........你就是魔女吧?”

也许是想着死马当活马医了安迷修 打算孤注一掷

“你怎么知道的,双剑的安迷修先生”

“算是....托了某不靠谱家伙的福吧,不过莱娜小姐居然会记得在下真是荣幸”

带着就算是死也是坚守着骑士道死的安迷修坚持露出微笑.....虽然以这个角度对方压根就看不到就是了

“当然,托那位大人的福大赛第四的安迷修先生可一直都在我们的百死百生的名单之外呢”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迷修看到恶党的脸稍微黑了一下,一瞬即逝

————————————————
“为什么不选择杀了了我”

“因为没有意义”

莱娜将两杯茶的其中一杯递给安迷修,并做到他的对面小泯一口自己的那杯

“我相信您的骑士道以及....”

“虽然不想承认,这里的确也只是梦而已”

“您知道的,鬼狐大人死掉了而我也是在死去前最后一刻得了谁公主病成为了魔女”

“制造了鬼狐大人,和鬼狐大人理想的世界”

莱娜摇摇茶杯,刚想拿起想了想终还是放下了

“所以啊,这个梦维持不了多久,这个我当然知道”

“可人都是自私的生物啊!”

“就算只有这几天,几个小时,甚至是几秒,我都想让鬼狐大人的眼里有我的倒影啊!”

莱娜的眼泪顺着脸颊流到茶杯里产生了一点小小的波纹,安迷修想安稳她,却不知道从何说起,便只是低头闷声喝茶

“我当然知道那是假的鬼狐大人...”

“但即便如此”

“我也仍旧爱他”
————————————————

“准备走了吗安迷修大人”

“嗯...我觉得打扰你们的时光并不应该是骑士所为”

“还真是温柔呢,您....”

“也希望您和雷*%#%大人也可以*#$&”

“嗯?莱娜小姐你说了什么”

“......不,并没有”

安迷修虽有些疑惑但看着对方没有再说一次的打算便只好作罢

“混蛋骑士终于明白什么叫打扰别人谈恋爱就被驴踢了吗?啧啧啧真是难得”

“闭嘴恶党!你幸灾乐祸的的账我还没算呢!”

“啊啦啊啦,那记仇骑士先生就自己想办法回去吧,本大爷走了”

“!!!到底是谁记仇!?!喂喂喂!恶党我错了啊啊啊啊”

————————————————

“安迷修大人果然和您说的一样.....不过不管是我还是您都要加油啊...”

“雷狮大人”










卧槽???什么鬼,我怎么看不懂啊啊???

呜呜呜他真好,二少咱活着就是为了海德!

你还想坚持多久呢?不管在哪个时空“那家伙”都回不来了,现在,想嫁给我了?






ps.姿势有参考!简直就是手描【瘫
没画完,但手指快废了所以随便了

当各cp选择性失忆

#又是二少!

#是糖,你信我啊

#ooc注意!

#各种不要脸求小红心小蓝手

#如果可以,可以看一下评论





瑞嘉

“不记得什么的...是认真的吗”

格瑞抓紧手里写有嘉德罗斯名字的病例,眼睛紧紧的盯着对面的祖玛和雷德,他倒希望这只是个无聊的玩笑,嘉德罗斯玩够了就会继续跑过来缠着他打架,拉着他去吃各种高热量食品

但也只是无稽之谈罢了,如果只是雷德还好,蒙德祖玛是绝对不会拿嘉德罗斯开这种玩笑的,就算是嘉德罗斯本人命令的也一样

“啧”

已经没有继续问下去的必要了,格瑞将挡住病房的两人推开,平日永远是面瘫着的脸也露出了怒色

“不公平,明明是你先黏过来的”

“先自作主张来找我打架的是你!先开始暧昧关系的是你!先说喜欢的也是你!”

“然后现在,却以一句不记得了来否认之前的一切,啧....嘉德罗斯你要自大妄为到什么程度!”

.....明明是想这么说的

明明是想指责他的结果还是...说不出口啊...

格瑞看着病床上望着窗外的嘉德罗斯,看着被阳光照的有些闪闪发光的金发,手不由自主的伸了过去

“你干什么?渣渣!”

手意料之中的被在半空中会被打了下来,床上的嘉德罗斯回头看着格瑞漂亮的金瞳里挤满了警惕和不容磨灭的骄傲。

“.....找你打架”

“乘人之危吗?不愧是虫子!”

“不...”

格瑞有些强硬的抓住嘉德罗斯的双手使对方的眼神和自己平视

“我会等你伤完全好起来,这只是挑战书”

没关系的嘉德罗斯,如果你不记得了的事情大不了我再做一次就像你之前做过的那样

我们....还有很多时间。

安雷

“cnbb的安迷修!你tm在干什么啊!”

虽然雷狮今天早上就觉得安迷修有些不对劲,但现在的情况完全脱离了年轻海盗的意料

如果是你被恋人捅一刀说不定就不只是爆粗口的程度了

雷狮虽现在一头雾水但还是马上退开并将外套扯成条状绑紧伤口以至于不会再这样血流不止

雷狮死盯着安迷修,很明显他需要解释,一个可以让安迷修放下骑士道刺伤他的合理解释

后者一言不发,仍是拿着双剑警惕着雷狮的一举一动,而前者显然是被安迷修的举动激怒了,雷狮周身开始闪烁雷电,像只怒发冲冠的狮子

“给本大爷说话!”

雷狮话音刚落一个响雷便在安迷修身边炸开,虽没有照成太大的实质性伤害却也让安迷修开始冒大片大片冷汗

对面的男人是真的怒了

“和恶党有什么好说的”安迷修握紧了冷热双流“大赛第四作恶多端可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在此之前你还是被通缉的星际海盗!最不可恕!”

“莫名其妙”

又是一个落雷,和之前警示性的不同而是直直朝安迷修打去

“这算什么!这算什么!这算什么!”

雷狮紧咬着嘴唇就连尖锐的犬齿刺破了皮流血鲜血都浑然不觉

“这一副不认识本大爷了的态度算什么?”

“果然之前说过的话都是骗人的吧!什么一起去揍扁创世神!一起赢得比赛!如果你始终都是以恶党来看待本大爷的话就不要做这种承诺啊!这样看来不就是只有本大爷一个人在乎了嘛!”

“果然.....还是得互相残杀啊”

帕佩

“听说最近有很多参赛者失忆了啊”

“好像吧,大概有是大赛搞得鬼吧~向你这样的蠢狗可别中招了啊”

“......”

“怎么了?”

“...不...总觉得帕洛斯你好像有点奇怪...但到底哪里奇怪又说不出”

“.....你的错觉,别想那么多我们吃肉去”

“好!”


卡雷

知道卡米尔失忆的时候雷狮先是不可置信,直到把卡米尔的主治医生打了一顿后还是得到相同答案的时候咬了咬牙,烦躁的将头巾摘下塞进外衣口袋里后扛起雷神之锤走进了卡米尔的病房

“卡米尔”

“.......你好,请问你是.....”

还真标准啊这个答复,雷狮这么想着,和电视剧里演的一模一样

“我是谁和你有什么关系?反正在这个大赛大家都是敌人,你不会不知道对吧”

“说的很多,但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因为你掉了东西”

雷狮把之前放在口袋里的头巾丢给卡米尔,在看到对方茫然的眼神后补充了一句

“把你送到这里的家伙给的,就当是礼物收下吧,当然,你要丢掉也随便”

“.......”

果然还是....让人不爽

“啧”

雷狮一个箭步上去就毫无阻挡的揉到了卡米尔柔软的黑发

“活下去”

“死了的话我可不会轻饶你啊”

————————————————

“没关系吗老大,让卡米尔一个人,不准备说实话吗?”

“为什么要说实话?”雷狮仔细擦拭着手上的雷神之锤连个正眼都不给永远不嫌事大的帕洛斯

“看到弱鸡就要踩,看到好处就要拿.....而这个不是难得的让卡米尔活下去的机会吗?”

“不愧是老大呢~但你确定卡米尔能活到最后吗”

“当然”擦拭完雷神之锤的雷狮划拉出终端找到排名

“本大爷绝对会帮卡米尔清理掉所有威胁”


金嘉/黑金嘉(?


“开玩笑的吧嘉德罗斯...”


“明明好不容易我才能和你站在一起的”


“不甘心不甘心不甘心”


“好..不甘心”


————————————————

有什么关系?既然这样的话就把顺势变成他的唯一不就好了?【笑

————————————————

“嘉德罗斯,吃饭了哦w”


将床上被束缚带绑起来的嘉德罗斯扶起,金的脸上挂满了满足的微笑

————————————————

他现在,只有我




















没有了















你确定还要翻?










真的?









wwwww
瑞嘉

“祖玛……为什么不告诉格瑞实话?明明嘉德罗斯大人是被删除了关于他的.....”

“因为人是很脆弱的生物啊,如果连最后的希望都泯灭掉的话是会疯掉的”

“祖玛你说了什么吗?”

“.....没”

“诶诶诶诶?说嘛!”


安雷

亲爱的恶党:

好了我知道开头很恶心!但是反正你绝对看不到所以随便了啊!
........
很可笑对吧,明明你看不到我为什么还要写呢....因为自己的良心过不去吗?啊....还真是...
装作失忆还捅了你真是对不起哦....但如果不这样做的话你绝对会在最后自杀让我赢吧!虽然我也挺想这么做的可是考虑到你这家伙会自杀的可能性所以否决掉改用用这个办法啊
只要装装样子你就可以活下去……
很划算不是吗【笑
啊!还有一句话!因为你会觉得恶心一直没说来着!
我爱你,恶党

最后的骑士

帕佩

“啧,居然会被那只蠢狗察觉吗?原来我到底是和他亲近成什么样子啊!”

帕洛斯懊恼的扰扰自己银白色的头发,将刚拆开还没吃上几口的薯片随意的丢在桌上,仍掉落出来的薯片弄脏上面的资料

“骗徒与狗吗……”

“记不起自己东西的感觉……”

“真糟糕”

卡雷

“为什么不告诉我”

“既然觉得不需要我了就不要这么拼命的保护我啊”

“明明.....明明我都不记得了保护这样的我一点意义都没有啊”

“..........”

“求你醒醒好不好....大哥”


金嘉

“不见了,逃跑了吗……”

金看着床上被弄坏的拘束带,困扰的扰扰自己的银发

“看来只是束缚住手脚不行了呢”

“你跑不掉的”

二少不是变态真的不是....我只是想看海德哭而已...好了我知道有些ooc但!是!我!喜!欢!啊!
海德超级可爱世界第一可爱呜呜呜呜
【姿势有参考

这原本是张手绘,直到二少今天心血来潮把它擦成了板绘...
是的,擦,那橡皮擦一点点的擦出来的,本来是想偷懒结果发现这tm更麻烦好吧!啊——脑壳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