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日常玩梗#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李白单箭头注意#
从很久以前我就喜欢越人,没有理由,就是喜欢.
本应该有结果的暗恋,我却意外的怂了,不敢,怕被拒绝。所以一直没说,以好友的身份陪着他.
“真是完全不知道我到底在干什么.”看着对面熟睡的好友我有点心酸,“这种便利的东西我应该早点想到才对.....”越人难得的睡在了院子里,不算耀眼的阳光洒在他身上让人温暖至极“如果赌赢倒是皆大欢喜若是赌输....(笑)李某我也不亏不是吗...”
温心的阳光,和相拥的两人.
“结果还是不行吗...”看着自己渐渐透明消失的身体,苦笑道“嘛,反正还有来世...那再见了...缓儿..”在对方额前留下一吻“再见。”

“...太白?”

评论(2)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