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信邦?反正已经不知道在写什么

#ooc注意#
#阿季完全不对劲注意#
#如果能接受那么就开始?#


“不想批奏折!子房帮我批雏儿也过来帮忙!”
任性的君主大声嚷嚷着,奏折散落一地
但并没有人回应,四下一片安静
“怎么回事?为什么没....”像是想起来了什么沉默了一会便低头小声嘀咕
“对了...雏儿被杀了..被我..子房也跑掉了....”
没有人敢留下来,怕搞不好就得掉脑袋,
毕竟,连忠臣都杀掉的君主谁不怕?
“这不是我的错....不是..”双手抱紧头部如同一个受惊的孩子
“雏儿...子房...”
害怕
害怕被别人抛弃
所以就先抛弃了别人
“雏儿会原谅我的对吧...子房也会回来的对吧...你们说过会陪我.....呜..对不起..我错了...回来好不好...求你们...”

评论(1)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