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梦世界》3

呆毛姐弟篇

#点文?容二少慢慢写....慢慢写
#别问为什么二少这种懒癌会一下更那么多,mmp昨晚又不是白通宵的
#18if设定
#这番贼好看
#各种求小红心小蓝手!

梦世界
意识和无意识的夹缝、现实世界和梦之间存在的世界。
在梦世界中,自身的姿态会变得与现实不同。

魔女(男?)
因内心受伤,拒绝现实,而堕落到梦世界中的存在。 支配着出现魔女的欲望的固有的梦世界

睡公主病
在梦世界中成为魔女的人所患的病。 在现实世界中有人会成昏睡状态,只要不救助在梦世界成为魔女后的她(他)们就没法治好这病。
————————————————

“还真是每次都是不一样的地方”

安迷修刚踏出“门”就开始四处打量和上次那个仿佛...不,那就是传销组织相比,这只是一个非常普通的山洞,说是普通的山洞可能也不太合适,这里日常的日用品甚至安迷修熟悉的锅碗瓢盆大多都找得到,洞中间的还欢快燃烧着的柴火堆告诉着安迷修他们主人才离开不久

“恶党,这次....”

“那个没马的骑士?”

还没等安迷修和青年确定这次的魔女,洞口处便传来了清脆的女性声音

“你难道就是一直跟踪本小姐的家伙?”

“不不不美丽的艾比小姐我想你误会了!”

安迷修突然觉得自己遇到恶党后就越来越倒霉,一旦遇到小姐们不是被到抵着脖子就是像现在这样———被弓箭似的武器瞄准心脏

如果是普通的弓箭安迷修还有信心可以毫发无伤的躲过并警告艾比小姐这种东西很危险,但艾比小姐拿的怎么看都不像是一般的那种,应该是和他的冷热流一样元力武器

总之就算对方是美丽的小姐,轻敌也绝不是好习惯

安迷修给恶党使了使眼色,可后者却和个没事人一般飘在半空等着看自己笑话

好,好,好,安迷修你脑子是蠢到什么地步才会认为恶党会放过可以嘲笑你的机会?

光靠那个不靠谱的家伙是不行了,只能自己.....

安迷修咽了口口水,脸上挂起骑士的招牌微笑

“我想这真的是....”

“别笑啊你这个恶心帅!”

安迷修还没反应过来脸上就多了一个红艳艳的巴掌印

安迷修:???

青年: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安迷修现在觉得很委屈,特别委屈,宇宙无敌委屈,但有什么办法,他又不能把打回去,更不能把可爱的小姐按倒在地让她把骑士宣言读个百八十遍

再说现在自己的命还在人家手上呢

虽然不一定会死也不会痛但看着自己的身体支离破碎肠子流满一地什么的.....还是很悲哀好吧!?!

“艾比小姐我真……”

“闭嘴恶心帅!看老娘射.....”

“老姐你们在干嘛?”

就在小姐准备发射弓箭,恶党笑的怕是肚子要炸的时候,万念俱灰的安迷修仿佛看到了天使

师傅!貌似终于来了一个可以正常说话的人了!

“埃米大概就是这家伙在跟踪想暗杀你老姐!我看到他时他还在我们屋子里鬼鬼祟祟的”

不不不艾比小姐,不是我想这样的都是恶党的错啊

可是安迷修不能说

“他还自言自语!”

不不不艾比小姐,我是在和恶党说话!没有自言自语

可是安迷修还是不能说因为他们看不见

“他还露出了贼恶心的笑容!”

不不不艾比小姐这....这....这....

一切不能说表示就算埃米真的是天使你解释不了那也没啥用

好吧,没啥好说的,等死吧

“.......也许不是他呢有可能人家只是路过啊”

“!!!”

师傅!他不是仿佛!他就是天使!

“诶,可是....埃米..”

“老姐,跟踪你的人看起来比他小多了你能不能有点脑子”

“你这小子!讨打?”

“老姐暴力不可取!”

———————————————
“恶党我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安迷修在看着好比是清瑶剧里你无耻你无理取闹的剧情差不多快一个半个小时后

有些无奈的抬头

“呼......嗯!啊?混蛋骑士你刚刚说了什么?”

“.......”

恶党那家伙刚刚睡着了吧!绝对睡着了吧!所以我们到底是来干嘛的?看电视剧的吗?

在被安迷修盯的浑身不舒服的青年打了个寒战,刚想说什么看到对方怨妇般的眼神默默选择了把疏调的话咽回去

“好了好了,混蛋骑士更你说个有趣的事情”

“.....什么”

青年指了指还在吵得不亦乐乎的姐弟两露出微笑

“那个红色头发的小耗子要死了哦”

“艾比小姐?为什么?”

安迷修疑惑的望着不管怎么看都非常有活力的....艾比小姐,有些不解

“现实出事了?”

“不,是未来,这是一开始就设定好的”

安迷修有些理解不了青年的话,索性干脆不去想

“未来的事要未来才知道啊”
————————————————
“老姐决定让您帮忙抓出一直跟踪她的家伙,因为看起来您很能打的样子……抱歉,胞姐一直那么任性”

“没事”

安迷修扰扰有些乱七八糟的头发轻笑两声

“为美丽的小姐服务是我的荣幸”

“.....那个..先生,以后在胞姐面前就不要笑了...嗯...不..节哀顺变”

“????”
——————————————
“什么嘛!为什么这么久了还没来啊!”

艾比有些气恼的把喝完的咖啡瓶扔地上他们已经熬了快两天两夜了,应该是说安迷修和埃米熬了快两天两夜艾比只是突然心血来潮熬了一晚上

“哈哈...艾比小姐真有精神”

不眠不休让安迷修颓废的像个萝卜,插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那种连笑都是有气无力的干巴巴哼两声

“不应该啊,明明之前每天都.....”

艾比有些懊恼的揉揉太阳穴

“啊啊啊真是麻烦”

“没事的艾比现在在下会拼劲……额...在下先回避一下”

“.....可惜了”

艾比头疼的将刚刚拉好铉的箭取下
————————————————
“恶党,你突然把我叫出来干嘛?”

“笨蛋吗你?你再不走那小耗子的铉都要拉满了好吧”

青年一脸你是智障吗的眼神敲了一下安迷修的脑袋

“他不会放过这个等了两天的机会...”

“谁?”

“暗杀者啊w”

————————————————
“埃米你说那家伙怎么就那么恶心呢....埃米”

艾比回头看着熟睡着的埃米,无奈叹了口气随便找了件毯子便披在他身上

“真是的,感冒了怎么办!”

“果然是笨蛋呢不过谢谢...”

“啊..那个混蛋骑士好慢不会死了....!!!”

虽及时拿弓箭挡了下来但力道之大还是让艾比退开了几米

“啧....这种时候来敌袭吗?还真会选时间”

趁着退开的空档艾比马上与那人拉开距离寻找射击角度

“好快”

几只箭无果后艾比冒险拉近来距离,并努力汇聚元力

“啧....啊打中了?...什么嘛……也不过如此...”

射出可以说是必杀技的一箭后艾比小心翼翼四次观察夜没有再看到那烦人的黑点

“艾比小姐!后面!”

“诶?”

烦人的恶心帅骑士突然的出现让艾比吓了一跳反应过来时安迷修已经站在他身后,手里的热流插在那人的腹部,一时间鲜血直流

“什么嘛,你偶尔还是蛮有用的...埃米!?!”

看清相貌后的艾比直接吓傻瘫倒在地上

连安迷修一时间都忘了拔出热流

不对...我应该让恶党看着埃米的才对,那恶党..

“想我了?”

青年还挂着恶劣的微笑,用手指指扔老老实实睡在地上.....如果无视染红毯子的血的话看上去的确是z美美睡觉的埃米

“两个!?!”

“是的两个,而且你也可以看看那只正在消失的小耗子和这个逐渐崩坏的梦”

安迷修震惊的有些说不出话来,他想问恶党到底是怎么回事想知道艾比小姐为什么会消失,想知道这个梦世界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规矩,还是在那个可怕大赛”

青年把不知道从哪拿的水扔给安迷修示意他冷静一下

“有一个任性的姐姐为了找到全宇宙最好的好男人参加了大赛,弟弟虽然无奈但因为不放心没脑筋的姐姐而跟了过去”

“大赛的残忍度可是大家有目共睹,为了这种无赖的理由去参加也是够白痴,他们很快就明白了在这种人吃人的比赛里他们是活不了多久的”

“拼死拼活好不容易挤进了前100,还没来得及庆幸就被拉入了更大更危险的陷阱里”

“在决赛里,挤着尾线进来的耗子是活不下去的”

“没办法,不忍姐姐受苦的弟弟让姐姐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死在了梦里,弟弟也为了逃避这个悲惨的现实得了睡公主病”

“.........”

“也就是说...真正的魔女是埃米?因为被艾比小姐发现了暗杀者的身份强行接受并回到了现实?”

“是的ww所以在你决定保护小耗子的时候结局已经订好了这就是我说过的未来”

“可是我以为你说魔女是艾比小姐!”

“是你从来没问本大爷魔女是谁,一厢情愿的认为是那个小耗子制作出来的人偶是魔女,这那能怪我?”

“可是..”

“别可是了,本大爷一点都不想听也不在意”

“不过...你该回到小木床上了w”



评论(1)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