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幻阵

#乱七八糟的东西#
#复健一下反正就是写来玩#
#谎言十题二少慢慢更不着急2333#




韩信没想到自己还能再醒过来
明明昏迷的最后画面是自己被推入幻阵时君主那抹可怕的微笑
果然那个人爱的只有他自己吗...
“重言你醒了”
身边突然传出君主的声音使韩信吓了一跳,只见君主在旁边笑眯眯的看着他
“君主......”
不对
“怎么了重言?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不开心吗”
不对不对
“馁,既然不开心那我们就做点开心的事吧~”
刘邦恶趣味的把韩信按在地上
“好不好,重言~”
“就这样下去不要回去了好不好?”
不对不对不对,
君主才不会叫他重言
君主永远只是把他当成工具
“啧”韩信一把将身上的人推开
“为什么....这样不好吗,那个人并不爱你不是吗,“刘邦”已经没有变成君主的形态从而变成一团虚影
“要说为什么当然是.........”
—————————————————————
“满意了?”刘邦回头问站在身后的吕雉
“妾身甚是满意”
“既然满意了就把子房放了”
“不急,妾身.....”
幻阵突然发出光芒使吕雉警觉起来
“!!!!雏儿?为什么会....”
—————————————————————我,从来不做无法实现的梦

评论(5)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