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花吐症2

#发现我完全不知道在写什么#
#二少好不容易勾搭到小天使结果翻车了QWQ#
#这应该算填完一个坑了.....吧#

“花吐症?”

“嗯。”向他解释了半天,直到刘邦从口中吐出花瓣范海辛才相信不是刘邦闲的无聊去公园偷花

“这还不简单,去亲一下你家那条小白龙不就得了”

城堡被花占了不少地方,范海辛只好坐在他的剑上在空中飘来飘去顺便还以御剑很累为理由顺了刘邦不少好酒

“你说亲就亲?等会亲了雏儿没用雏儿还不得吞了我,龙真是奇怪的物种,上次和吕后约会被雏儿看见,雏儿半龙化的样子我现在还有点心理阴影...嘛虽然那个样子的雏儿也蛮帅就是了”

“龙占有欲很强的,你能那么久没被吃掉也应该感谢一下韩信不做没用百分百胜算的事,刘邦你这样迟早要遭报应”范海辛的脸被帽子的阴影覆盖使刘邦看不清他的表情“没事,我遭的报应够多了”刘邦垂了垂肩口中落下一下带血的花瓣“比如现在”

“知道就收叙一...”范海辛刚抬头就看到刘邦那张笑嘻嘻的脸

“啾~”刘邦直接亲了过去没有想像中被利刃刺穿的疼痛感,就在刘邦想继续的时候被对方一脚踹了出去,吸血鬼与生俱来的能力使他避免了与大地母亲来个并不温暖的拥抱

“真是的,哪有这个时候踢别人的?”刘邦不满的向范海辛望去对方却只是白了他一眼说“先把尖牙收回去再说话,如果我不这样做你下一秒就要咬我的脖子了对吧”
“被发现了?范海辛你还真是个可怕的人类”刘邦还是那幅笑嘻嘻的样子完全没用被戳穿的尴尬

“我饿了嘛,每次吐花都会带点血出来,我一天才能捕到多少人?而且顺便赌一把你能不能治好我的花吐症,我也不亏嘛,再说...”刘邦上前夺过范海辛的酒“我也赌赢了不是吗”

“所以这就是你灭了一个村庄还想袭击我的理由”

“嗯!”

“.......妈的刘邦吃我将进酒”

评论(6)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