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信邦,嗯,信邦

#偶尔也想来发病娇阿季#
#ooc注意#
#仍是阿季视角#
“雏儿雏儿雏儿.... ”用手指轻轻抚过对方的脸,略显痴迷的笑着
“我喜欢雏儿,很喜欢”
“但是”
“雏儿很少会看着我呢..”
低下头用力扯着对方的衣领,如同得不到心爱玩具的孩子一般大声嚷嚷
“凭什么凭什么,明明最喜欢雏儿的是我,明明最先遇到雏儿的也是我,凭什么雏儿总是不看着我呢...”
“.....对不起君主”
“啧,什么嘛”恼怒的推开对方“我要的才不是...”
“什么嘛什么嘛什么嘛”
“雏儿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不过”
“既然雏儿你不懂的话”
“那以后也不要懂好了”
“那些人”
“我自己处理掉!”

评论(6)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