苯甲二少

二少———一只咸鱼

死前回忆梗?

#ooc严重
#二少都不知道在写啥
#能接受就开始吧




冷,刺骨的冷


明显感到血液慢慢流逝,身体的温度也在逐渐流失


让人熟悉的感觉,就像在雷王星时冰冷的晚上一样


和当时在仓库找到卡米尔时的晚上一样


当时的卡米尔还很小,小小一只蜷在角落里敢肯定如果不是他正好因为夜风而发抖,而我刚好又看到的话,在这种阴暗的仓库里我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并没有多想,脱了披风后往他身上随便裹裹便抱起来往自己房间走


没了披风的保护夜风吹在身上刺骨的冷,但也因此抱紧了那人


很轻,就算是和自己的玩具比起来,可能也没有重多少


刚抱回去的时候就看到女仆们一脸惊恐的想帮我,却被我耍小孩子脾气的拒绝了


将他直接扔到床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本大爷叫雷狮你叫什么”


“..卡米尔”


当时还不知道卡米尔是私生子,抱他回来的理由也只是因为他的眼睛好看


像星空一样


两手摆开,仰面看着大赛的天空,腹部上伤口上的疼痛已经感受不到疼痛


“晚安卡米尔”


“晚安”


评论(1)

热度(43)